季若

もう限界だ
各種自創
閒時摸魚
坑sss:食之契约,魔道祖师,全职高手(半退),宝石之国,少女前线,潘多拉之心,花丸(只動畫沒玩刀亂很久了!
求交友( ;∀;)
头像灰厘dalao画的!

台服終於有水信玄餅復刻了
到手第二日 其他食靈表示餅哥你是怎樣魅惑御侍的 不但給你餐盒刷好感 還弄了N多帝皇蟹沙拉和一隻勇敢暴食(但是御侍不帶禿頭卡出門
前寵兒冰淇淋兄弟:我們御侍不是櫻系起家的嗎?
是因為御侍看他坐輪椅心疼?
紅茶:我可以告訴你御侍是因為玄餅而上任的,散了吧初戀就是這麼強

玩了下官博让人窒息的视频游戏hhhhhh本来只是打算随便裁一下最后上头用各种暂停大法裁了正常点的又有本命的orz
一开头什么与玄饼裸奔与冰淇淋在大街尿… (笑容渐渐消失
让我这些单身老阿姨好好过七夕吧hhhhhh( ;∀;)

【原創】深潛

佈滿星辰的夜空是如此驚艷,看著仿佛能遺忘一切,只剩自己和這些穿越時間而來的光。

我們的祖先曾在地面上行走,但他們對自然的破壞引致大地的報復,令人類失去在陸地行走的資格。前輩這樣說著,帶我到「天井」。那是一個被透明物料覆蓋的洞,可以透過它看見天空。
那是我看過最美的東西。
在黑色畫布上的點點光芒,劃過天際的銀帶,我沉浸在美景中,直到前輩拍了拍我肩膀才回過神。
“我們去深潛那邊吧。” “深潛?”
“是的。” 她嘆了口氣。“暫時還沒人從那回來,但他們身上的監測器顯示他們仍活著…希望也是如此。”
深潛能夠獲得「改變」吧。我也是為此而到研究所工作。
“你好像很有興趣。那麼…祝你好運吧。” 她推開了大門。

深潛部門的管理者是個不苟言笑的高大男人,他瞥了兩人一眼,沒有說話。我努力地保持冷靜,希望不讓這位氣場強大的人感受到我的緊張。
“甚麼都不知道便來到這裏嗎?” 他突然開口,然後我才意識到他在跟我說話。“無妨,出發吧。” 手中被塞了個呼吸器,我呆呆地看著這個陌生的儀器,不知所措。
“只要你還抱有希望,儀器就能繼續在深海裏協助你,但是若果你放棄,等著你的就只有死亡。”
“…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征途嗎。” 他點了點頭。
“去吧。” 為了「改變」。

水溫有點涼。不知道遊了多久,由開始的還能看見周圍到現在的一片黑暗,難免會感到不安,但是,我需要改變。
我要改變。

刺骨的寒冷,已經感受不到四肢,感覺要撐不住了。
要失敗了嗎…?
然後我看到了光。
我用盡所有力量,游向那個渺小的希望———

就乱bb一下
世界观就是你和一群不老不死的召唤兽有契约,那么他们有前任的召唤人员也是正常的吧
这样也能说是官方没考虑玩家感受搞的结婚跟接盘差不多
这些召唤兽有他们的前任也很正常吧,有些放不下前任就像人也很难放下对死者的思念一样
而且这些前任塑造了现在召唤兽的性格,我觉得就没毛病的
虽然有些真的写的很烂但是大部分都合情合理吧
我一直覺得在網上都控制不到自己的話的人自私(甚至會在心中給他們打個印象負分),不過有這種想法的我也許已經成為了大人吧

【原創】塔

其實是個發過好幾次的夢的內容…終於摸出來了hhhhh
貼吧最近死活發不出圖已經準備轉職文腳(????了
---
大家醒了在塔底。
无人记得为什么来到了这,无人记得如何来到这。
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
但是共同知道的是,想要离开,就得到塔顶。

我跟着前面的人走,不发一语。
这是塔的第13层,塔顶还没能看到。
每一层都有着不同的景色,如被冰封的第7层,丛林般的第3层。
“找到通去下一层的楼梯了!”前面的人兴奋的叫道。但是当他踏上梯階时,另一把声音宣布出惊人的消息,那把声音充斥着整个地方。
就像中央广播一样。脑内冒出一个陌生的词语。
『离开这一层后就不可回头了。还是想离开的话,就前进吧—』
有些人听见后停止了脚步,但更多的是走上阶梯的人。
我跟了上去。

当最后一人踏上第14层时,大水突然涌进,淹没了13层的一切。
没跟上来的人现在怎样了?他们还活着吗?
但是过了许久,都没有任何人挣扎着上来,或者任何事物飘到水面。
无论他们怎样了,我们都不会再见到他们了。不知为何,我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其他人也没表示什么。

第15层是个小城市,但是随了刚步进的我们,并没有其他人。
城中间的建筑有种低调的华丽。
就是这里了,回去的通道。不知为何我如此肯定。
走进建筑后,巨大的螺旋状楼梯立在中间。也许这是个舞厅,但是这个沉默而无人的地方也太不适合了。
顺着楼梯走到最顶端后,楼下听不到的喧哗在一瞬间闯进耳中。
“咦?”不自觉的惊叫出声,然后看到所有人都在排着队,队长的看不到前方。
“我们在排什么?”我最后忍不住问前面的人。
“排回去的路。”他并没有转身。

当我终于到前方时,我看到了所谓回去的路。
那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
真的能回去吗?但是又是回去那里?
但是每个人到达洞前都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而我到洞前時,我也沒想太多,也沒能想太多。
本能一般的衝動已經先於思考,引導我一躍而下。

無盡的墮落。
我有點驚訝於自已的冷靜。
畢竟這是如同跳樓自殺一般的行為啊。
但是也不能後悔了,我都已經跳了下來。
所以我閉上了眼睛。

然後睜開了眼。

自制十題

自制十題

1. 永生

鏡在無盡的荒野中走著。
 
「更像人類一點吧,不然你就看不到這個世界的色彩,是多麼的美麗了。」這是不知誰留給她的話語,在空白的記憶中特別清晰。

她穿過沙漠,登上高山,走到一個城市。

明明之前都沒見過,但就已經能肯定這裏能找到人類。

也不知道為甚麼。

嘛,有無盡的時間去找答案。

2. 最後一晚

索爾明天就成年了。作為混血兒,他不可以留在精靈之森,這是一直以來的規例。

他們將會被趕離森林,在外面的世界浮沉。

但是他不怕。他不是一個人。

“準備好了嗎?” 洛基,比他大幾歲的兄長問。“準備好了。” 他回應。

明天,就一同活著離開吧。

3. 逃亡

索爾和洛基在森林中左穿右插。濃厚的魔力包圍了兩人,那是精靈們的怒火,那是離開的訊號。

出口在那?出口在那…

“啊!”聽到聲音時洛基轉身,看到摔在地上的索爾,和等候多時的魔力彈。

洛基看著它們接近,又無法阻止。

不過至少讓我保護你最後一次吧。

碎裂的聲音,群眾的驚叫,都逐漸遠去…

洛基閉上了眼睛。

4. 遺忘

洛基醒來,遍地的青綠映進他的眼睛。

我是洛基。我…是誰?

空白的記憶中,至少還剩點常識。還有,自己有一個名叫索爾的弟弟。

不過他是個怎樣的人啊…
先離開這裏吧。

之後遇見了新的伙伴,兩位器魂。之後也找回了弟弟,和拾到名新生的器魂。
真想一直在一起呢。

不過在流浪中找回的記憶告訴我,我早就在幾百年前死去了,而時限到了後,我就會再次死去。

請你們忘掉我吧,如果這能讓你們的永生好過一點。

鏡的眼神不時流露出的絕望,提爾看到人類的死亡的動搖,在夜裏因為不滅的夢魘而哭泣的索爾,還有還沒看到世界殘酷之處的梳…
若果他們看見我的逝去會怎樣啊。

你們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所以…
劃下法陣,念出咒語。

“你們有感覺到甚麼嗎?” 提爾問隊內的其他人。“像是忘記了些事…”

“是嗎?我覺得和平時一樣。” 鏡回應,不知為何,她眼眶有點紅。

5. 詛咒

西奈施塔知道,她和弟弟都不是普通人。

他們能召喚亡者去聽令於他們。

不過這個特別能力也不是好的,它為兩人和身邊的人帶來不幸。

比如父母在兩人年幼時離去,比如兩人被邪教組織帶走。

比如現在組織被蕭清,兩人在逃亡中。

我們又可以去那啊。

不知走了多久,到了一棵巨大的樹前。

“再往前走便是遺忘之森,若是進入,請支付相應代價。” 森林的守護人這樣說。

“我們的能力足夠支付嗎?”她詢問。“不,需要更多去扺消詛咒的影響。”

這個能力…果然是詛咒嗎。

她深呼吸一下。

“若果…連著我們的記憶?”

快樂的,痛苦的,有趣的,珍貴的記憶…
失去了它們,我和弟弟也許不再是我們了。
不過如果能讓我們一起活下去,我想這個代價我可以付。

“歡迎來到遺忘之森。”

6. 星辰墮落

大天使的翅膀被染黑,曾經的守護者墮落人間。

大概也找到了,疑惑的答案了。

比起世界,現在的她還是比較重視所愛的人。

兒子被投進深淵,她無法無動於衷,即使甚麼都不做對天界來說才是正確的做法。

所以她無法繼續當那顆启明星,然後從天際墮下。

7. 逆天而行

羅曼娜從她的神器,敘事詩中又撕下一頁,在時間洪流中往過去飛行。

這很有可能影響發生了的歷史,但她不管。
這就是她的目標,即使違反法則。
她要復活卡然,她死去的孩子。

不知道重復了多少次,神器越來越薄。
找到了。

她用最後幾頁改變了卡然的命運,同時神器也因為能量耗盡而破碎。

回天界的辦法已經沒了。

那又如何?
她保護了她重視的事物。
這比世界重要得多了。

8. 刀槍相向

“又見面了呢,米迦勒。” 黑翼女子對著被光芒包圍的男子說。

她曾經也是這副模樣。

“我實在不想與你成為敵人,紅蓮的守護者,羅曼娜。”他的手扶著劍,隨時都能攻擊。

“我作出選擇時,就已經拋棄了這個名字了。”羅曼娜回應。

“來吧,”她召喚出重劍,抓著它的握把。“執行天界的規例吧。”
“是的…前輩。”

米迦勒拔出他的劍,白金的劍身在陽光中閃爍。他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把劍尖指向墮天使。

羅曼娜笑了。

“不錯。”

9. 終焉之歌

世界在崩壞。腳下的土地破碎,然後沉進無底的海洋。

鏡看著天上的女子。她一身白衣,像是赴約的新娘,只是背后的黑色羽翼有點突兀。

即使阻止了暗黑之力的蔓延,也無法阻止世界的自毀。

這樣我也許能沉睡了,二千年實在過於漫長。
這樣能再見洛基了吧。即使有陣法模糊,仍然無法忘記的那個人。
那個早就逝去的人。

最終連她也沉進海中,看著逐漸遠去的天空,她聽到了歌聲,那個黑翼新娘的歌聲。

但她聽不懂,也已被潮水般襲來的困意導致失去意識。

『這個世界,是不會完結的,在毀滅後的重生,又會帶來怎樣的故事…』
 
10. 又一輪迴

鏡在無盡的荒野中走著。

「更像人類一點吧,不然你就看不到這個世界的色彩,是多麼的美麗了。」這是不知誰留給她的話語,在空白的記憶中特別清晰。

她隨身帶著的袋子中有一紙法術,也不知是誰給的。

她要找那個人。

她穿過沙漠,登上高山,走到一個城市。

明明之前都沒見過,但就已經能肯定這裏能找到人類。

也不知道為甚麼。

嘛,有無盡的時間去找答案。
和無盡的機會。

她隱約感覺到,這不是她第一次走過這個地方了,但是她也會繼續往前。

無論多少次,她也要找到那個人。

END

闲着没事干就用纸粘土撸了个低配版…所以为什么要这么虐自己hhhhh 弄到一半发现花瓣弄小了但是不想重做便弄低配版(第一季)的那个了
(颜色还上错了
(珠子什么的实在找不到合的
(打这堆废话时突然想到可以找铁线弄好点花蕊啊啊啊啊啊

亞卡(現)過去1

摸魚x1,今天的我也在不務正業中
-
-
-
-
“你終於醒了。” 少年坐起時,不知那裏傳來的聲音跟他說。

他感到了一絲違和,但又說不上是甚麼。

“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嗎?” 那個聲音又響起了。

“亞卡。我叫亞卡。” 他回應著,一邊搜索破碎的記憶。
我把靈魂獻給了沙羅曼達。空洞的記憶中,只有這件事特別清楚。

“你是?” 他最終向那個人作出詢問。
“我是沙羅曼達,火之妖精。” 你與我作出契約,然後…沒有形態的妖精止住了思想,那是不可透露的禁忌。

我為甚麼與妳作出了契約?然後,發生了甚麼?
沙羅曼達沉默了一會,輕聲回應。“你睡了,睡了很久。”
---
亞卡縮在樹下。空白的記憶,無知的感覺讓他感到害怕。“我能找回自己的記憶嗎?” 他問神族般超然的妖精。
“為甚麼不能?” 她幽幽反問。但你會因此而改變吧。下一句沉進她的心底。那是未來必然的結局。

“你聽起來不太希望我這樣做。” “遵從你的心吧,人類。” 我們超過人類的存在,是不可干預人類的命運的。我們可以提供協助,但不可出言出手干預。

但若果你走上這個路途,你會和在你之前的人一樣,用血鋪滿你踏過的地方嗎?
畢竟我的火焰,是很強大的武器啊。無論你之後希求的是殺戮還是復仇,你都有能力這樣做了。

“那,我該如何做?” “先離開森林吧。” 既然他已下決定,那就看看你的命運會如何吧…
與我作出契約的人。

亞卡!(其實忘畫匕首…當作是綁腰上吧
擼自創使我快樂